> 消费 > 理财 > 正文

女子卷走服装厂200万 被骗厂家共有15家

“我是朋友介绍过来的,想要加工衣服。”一个自称“赵杰”的东北女人,踏进了陈先生的厂子。2018年11月份,在杭州余杭开服装加工厂的陈先生,看到有客户上门,自然不敢怠慢,经常给四季青的商家加工,又听说是朋友介绍,他也没多想。但最后,陈先生发现,“赵杰”把加工好的衣服转卖后却跑路了,自己损失了十多万。

随后,陈先生发现,跟他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其他几家加工厂。被骗的还有面料商、辅料商等,加起来共有15家厂家。被骗的厂家报了警,并把情况反映到了钱江晚报96068热线。

前一天还在送衣服,第二天就关门大吉了

据厂家们讲,上门谈生意的“赵杰”有一个店铺(行内叫档口),就在四季青的好四季鞋包服饰城D区2055。除了“赵杰”还有一对男女,负责理货等,交货的时候他们也来过,这个店铺起初看起来都很正常,但没想到的是,最后成了吞下厂家们血汗钱的血盆大口。据厂家们不完全统计,损失最少的有37000元左右,多的有30万,总计200多万。

服装厂血汗钱被骗走
服装厂血汗钱被骗走

经常接四季青商家单子的陈先生说,与接外贸单子会有预付款不同,做市场货一般是先做好再付款。“赵杰”找上门的时候,“加工费开到六七十元一件,比较有吸引力,价钱开得还可以”,先后做了不到2000件女款棉服,他只要了几千元钱的代购材料费,等他2018年12月17日要钱的时候,才发现那家店铺已经关了。

和陈先生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张先生,来找他的也是“赵杰”。张先生说:“当时她来的时候,说自己人生地不熟,小姐妹让她来这边找个工厂加工,还说自己在四季青的好四季有店铺,我也没多怀疑。去年11月底,女款棉服总共加工了2000多件,开出来的价格不高也不低,量也可以,大概是十三四万元。”

另外,张先生厂里的500多件衣服,他也以180元的价格交给了“赵杰”代售,但是这些衣服都一去不复返,进了“赵杰”三人的腰包。

被骗最多的是盛先生,他的加工厂足足被骗走近30万元。“去年10月底,她自己找到我们工厂来的,说自己是意法的,在好四季有门店,实体店和网店都有销售,我一开始也没怀疑。第一单,做了四五百件,11月10日,给我转了代购辅料的钱,2.5万元。11月就大量下单,做了4000件女款棉服。”

就在关店的前一天,2018年12月16日,盛先生还接到“赵杰”的电话,让他把衣服都送过去,当天盛先生送了400件衣服过去。17日早上盛先生联系对方催款的时候,“赵杰”说老公得了阑尾炎住院了,不方便,等第二天再到银行转账。但是17日早上去店铺要钱的人发现,店铺已被贴了罚款单。要钱的厂家们再也联系不上“赵杰”三人了,随后,被骗的厂家们报了警。

面料、辅料、人工费全都拖欠

受害者拉起来一个微信群,互相交流后发现,短短两个月不到,从衣服的面料,再到辅料和加工全都是赊欠来的,最后的成衣却被低价倒卖,上演了一出空手套白狼。

张先生回忆:“他们一看就是老手,经验很丰富,对于服装的生产流程也很熟悉。”其他被骗者也表示确实如此,跑路的人对于服装行业非常了解,各个环节都了如指掌,合作的厂家们都是第一次合作,一开始先下小的单子,给了厂家们总共不过几万块钱,等到了11月大量下单,一直拖着不给钱,到了12月衣服都交货差不多了,掐准了厂家们要钱之前关掉店铺跑路。厂家们还发现,就连“赵杰”的名字都是假的。

空手套来的成衣,也被低价换成了实实在在的人民币。盛先生说:“一般四季青的厂家都是这个月接单子,下个月20日给工人发工资,一般会提前三天催款,他们跑路的时间点正好是17日。后来我们也向周边的厂家打听了,我们做好的成衣,都被他们卖给了收尾货的人,一件可能只买个七八十元,都是给现金的,我们总共加工了差不多2万件衣服,他们卖了150万左右。”

加工商们也不是没有起过疑心。一开始,陈先生也觉得有些奇怪,“一般来说,好卖的款式会多做一些,但是这个人来找我的时候,不管款式好坏,都使劲做。曾经也怀疑过,但是没好意思多问。”

后来,陈先生越来越怀疑,甚至还动过跟踪的念头,“一个是凭直觉,觉得他们有问题,加工的时候,我帮着预支了辅料的钱,但是想找他们要钱,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还有,不让我们加工厂之间互相联系。”陈先生说:“刚刚被骗那几天睡都睡不着,服装加工厂本来就辛苦,我们每天都半夜12点以后才能休息,我12点前从没睡觉过,真正的血汗钱!”

做了18年服装生意的张先生说,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今年生意本来就不好做,没有什么利润,工人原来有三四十个,现在只有20多个了,房租一年有30来万,都快交不起了。这下又被骗了20多万,真的是雪上加霜,马上要到年底了,工人的工资也要想办法凑出来。”

损失最大的盛先生更是又急又气:“我是外地到杭州来的,干了也有八九年,本来今年市场行情就不好,亏了有几十万,这下又被卷跑了几十万,希望能把这几个骗子早点抓到,即便最后钱追不回来,也要让这几个人受到法律惩罚。”

好四季:店铺为私下转租

2019年1月8日中午时分,钱报记者来到好四季鞋包服饰城了解情况。在D区,钱报记者看到这个名为“伊家人工厂店”的店铺卷帘门紧闭,门上张贴着一张温馨提示:“2055的各加工单位,暨(既)有经济纠纷的个人,请立即联系采荷派出所。”钱报记者注意到,还有不少包装好的新棉衣堆放在店里。

钱报记者询问了附近的其他店主,他们均表示这家店铺开了没多久,并不熟悉。挨着2055的店铺主说,2055里的人没怎么看到过,也没打过交道,听口音是外地人。至于加工厂被骗的事,他也听说了,派出所也来处理过。

好四季保安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钱报记者,2055店铺的经营时间是去年10月至12月,之后经营者就关门走人了,2018年12月17日,他们在巡查中也发现了经营异常问题。

好四季鞋包服饰城运管部金主任表示,2055店铺存在私下转租行为,出现纠纷的经营者并不是最初与服饰城签约的店主。服装城管理部门与其没有过直接接触,再加上服饰城临近拆迁,里面的600多个店铺将于本月底全部清空,工作量较大,所以对2055店铺现经营者的情况了解较少。

江干警方表示,目前采荷派出所已经立案,对此案也高度重视,已经采取多种侦查手段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