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费 > 理财 > 正文

从月光族变月欠族 小镇青年超前消费谁给的勇气?

当下年轻人人均负债12万,这让老一辈人十分不解,为年轻人有勇气超前消费,是梁静茹给的勇气么?说到这一点,小编倒是可以回答一二。从月光族变月欠族主要原因是时代变迁,消费习惯导致。

钱包扁了
钱包扁了

以前月光族是因为以前都是现金交易,钱花光了就没得花咯。现在不一样,钱花光了,还可以用花呗、借呗、信用卡,而这些金融工具,一方面是有免息期,另一方面是可以快速贷款。所以,年轻人就从月光族变月欠族了。

而小镇的年轻人为何也敢超前消费呢?在这里没有贬低的意思,从数据上看,小镇青年的消费与一二线城市青年的消费差距越来越小。

谈话类视频节目“两会青年说”,关注小镇青年的消费观念与心理,邀请不同领域的青年代表,分享自己的消费故事与消费准则。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短视频创作者余兆和需要定期购买新的剪辑软件。因工作需要,金融从业人员帅鑫也在相关平台上为专业知识付费。

平台经济的活力不断迸发,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将“促进平台经济发展”写入其中。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丁元竹认为,网络平台所引领的新零售、新消费的作用会越来越大。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商业大学副校长邱立成也提出,平台经济代表了未来趋势,从消费群体来看,年轻人越来越适应数字化发展,他们是未来的消费主体。

“从前没有网络的时候,人们习惯用‘红了’来形容某种东西成为潮流,现在这个词变成了‘网红’。”在帅鑫看来,“网红”只是借助网络平台进行宣传的一种“红”。

长期关注青年发展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廉思对此也深有感触,“年轻人都会去追赶潮流,他们要时刻保持这种即时感”。廉思称当下青年用手速区分彼此,“很多人从小打游戏,习惯了一星期升三级,所以他们以按鼠标的速度为标准,就是一秒钟按两三下”。廉思发现,小镇青年不只具备了青年群体爱潮流的共性,因为网络平台、支付方式的助推,小镇青年与一二线城市青年的消费状况已经几乎没什么差别。

前不久,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小镇青年自画像调查报告也印证了小镇青年的消费力量。该报告显示,至少有七成小镇青年属于“月光族”,三成多小镇青年入不敷出,成为“月欠族”,还有超过两成的小镇青年承认自己“有很多贷款消费,还款压力大”。

青年演员王嘉就有过从“月光族”变成“月欠族”的经历。“以前不理性消费的时候,会把一个月的工资都用来购买游戏皮肤。”王嘉说,这后来也改变了他的消费观,“我在消费上会更加理性,注重品质和性价比”。

从月光族变月欠族的人群越来越多,或许大家在反思的同时,更应该考虑如何合理消费、强制储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