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费 > 理财 > 正文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0亿 他是怎么骗走投资者的钱的?

坐在看守所的提审间,虽然戴着手铐,隔着铁栏,张磊(化名)依然面无表情。剃了板寸的他,不开口时显得有些低落。张磊说,自己的偶像是特斯拉的马斯克,自己的梦想是用互联网的便捷,改变人们的金融生活。现实里,作为已“崩盘”P2P公司“灵鸟”(化名)的董事长,张磊的所作所为却与“梦想”不沾边。

P2P平台崩盘
P2P平台崩盘

“他只是一个赌徒,用花言巧语骗来的钱,拆东墙补西墙,去填补自己另一个私募基金公司巨额亏损的窟窿。”当提审民警一次次戳穿谎言,张磊少见地露出些许尴尬。被他“洗脑”的,有4万多普通人,其中不少是张磊的朋友和朋友的家人。

当这个非法募集资金30多亿元的骗局崩塌时,他们中不少人不得不卖房向亲朋还债。P2P所谓“高额回报”背后,究竟是怎样的骗局?5.15打击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来临之际,本报记者近日对话张磊及其财务总监、销售总监,解剖麻雀,警醒世人。

对话董事长张磊

记者:能否介绍一下你的教育背景?

张磊:我是浙江工商大学读经济学的。家里是做地产生意的,所以我也比较偏科,一直对经济比较感兴趣。大学毕业前,2008年底去“嘉实基金”实习,2009年去了“兴业全球”,后来又去了“小牛资本”。2013年底回老家宁波,2014年自己创业,搞了一个私募基金。2015年去美国斯坦福大学游学,大量接触了互联网公司。

记者:怎么会做P2P的?

张磊:在美国游学时接触到P2P和移动互联,就想在这方面创业。最开始选择的是二手房尾款的垫资业务,因为银行贷款有周期,所以有很大需求。我们估算过,高峰期,上海“过桥贷”一个月的需求量有3到5千亿。而且这种方式短平快,上海周期一般40天,小城市20天。

提审民警:做这个和你的私募基金有关吧?讲一下你的私募基金亏损的情况。

张磊:嗯,也有一定关系,我的私募资金是2014年年末开始搞的,但股市起伏很大,最开始情况好,到2015年下半年就面临很大的亏损,到2015年底,已经浮亏6千万了。

记者:所以你成立了P2P公司?用投资人的钱来填窟窿?

张磊:的确是一直在用新公司的钱来填补亏空。

记者:后来为什么会崩盘,与不断填补另一个公司的亏空有关吗?

张磊:P2P公司2016年1月15日上线,6个月之后出现第一次风险。贷款这个事情,除了基本的风险控制外,还有道德风险,比如骗贷;内部员工风险,交易过程不够谨慎等;市场风险,比如房市火爆,银行收紧贷款,房屋交易搁置,投资周期拉长等等。

记者:你当时碰到了什么问题?

张磊:主要是坏账,一个月放出去三四千万,可能只收回1千万,不仅是本金的亏损,同时这部分本金的收益也无法实现,但公司的运营成本还在,出现了“收不抵支“的情况。

提审民警:那你说一下,你吸收进来的钱,有多少用来填补亏空了?

张磊:早期不多,后期大概七成以上吧。到了2017年下半年接近九成了,每天都要填进去500多万。

记者:这样的代价是什么?

张磊:每个月的现金流大量流失,收入降低,成本高企,需要不断的新账填旧账,恶性循环。

记者:这些情况有没有告知投资人?

张磊:无法对投资人披露,因为出现坏账损失由谁来承担?而且一旦说了,就难以吸引更多的投资了,难以为继。

记者:说一说你们是怎么包装你的P2P产品的?

张磊:其实就两方面,一是低风险,二是投资回报可观。宣传文字上会有暗示和引导,最早都会说“年化多少”,后面规定只能说“预期年化”,我们定的大概在8%到11%左右,给人的一个预期是保本保息的。其实投资应该是有赚有赔,但现在几乎所有网络借贷平台都是“暗示保本保息”的宣传方式,就是为了突出“低风险、高收益”。我们还会跟同期的银行利率作比较,以吸引更多人投资。

为了扩大宣传效果,我们还会通过跟流量网站合作等方式,在线上进行品牌包装,吸引投资人。线下就是搞一些活动,比如通过广场舞推广、发传单等等,还有送理财券,送手机、金条等礼品。还有就是找一些财经媒体背书,增加曝光度,花钱进一些协会。

记者:P2P公司实际上已经声名狼藉了,你们是怎么取信于人的?

张磊:主要是用公司实力来背书,展示团队实力。比如我们挖了很多阿里、腾讯的技术人员,负责投资的从业人员也都是从银行和金融业挖的。

记者:高薪挖来的?

张磊:最高的月薪5万,还有离职补贴,最高的给了几十万。一些从业背景比较好的,还要求股权。其实,很多人是降薪过来的,他们希望通过创业,能有更高的预期收入。

记者:讲一下你们是怎么崩盘的吧。

张磊:就是经营不下去了。每天进来的钱连运营成本都不够。后期我以个人名义借款用于公司经营的,就有3000万左右,其中有一笔700万的高利贷,一个月要五六十万的利息。后期我还投资了一个酒店式公寓,花了六七千万,用了最后的筹码的一半。希望能通过公寓项目带来一些稳定优质的用户。不过对外宣称资金是来自风投。不能跟投资人解释,否则会加速灭亡。

记者:崩盘那天你做了些什么?

张磊:今年1月22日,我把公司的实际状况告诉CEO,他建议我“当断则断”。22号晚上我在公司附近酒店开了一间房,买了一打啤酒,喝酒、抽烟、发呆。感觉之前做的事情就像一次“赌博”,赌输了。后来第二天我就申请了清盘。

张磊通过成立P2P公司,用投资人的钱来填补私募基金公司的窟窿。警方供图

提审民警:你赌的是自己的钱吗?那是人家的血汗钱。你觉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张磊:我很后悔,逾越了法律的边界吧。没有把投资人的钱真正用于投资。在明知坏账率比较高、出现较大风险的时候,也隐瞒了真实经营状况,误导投资人。在宣传方式上有过度包装、虚假宣传。

记者:公司的钱进你个人账户的有多少?

张磊:2000多万吧。

记者:我们之前看到很多被收缴的豪车,都是你给自己买的?

张磊:一辆奔驰AMGS65是我的。

记者:花了多少?

张磊:300多万吧。

记者:其他的玛萨拉蒂那些车是谁的?

张磊:是公司的。

记者:平时是谁使用?

张磊:嗯,是我在用。

记者:从你的角度看,有什么可以提醒大家的?

张磊:投资是一个理性的行为,不是谁绑着你去做的,国家也不会帮你兜底。需要掌握一定的专业知识,不要被表象所迷惑,不是他说好就好的。有一些高收益的投资平台,我觉得很多投资人是知道底细的,但总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批被收割的人,这种心态绝不能有。

对话财务和销售总监

“我很想当面质问他,为什么连我们都骗!”灵鸟公司的财务总监仲红(化名),是一位30出头的中年女子,梳着马尾,显得很干练。出人意料的是,刚刚讲起之前的职业经历,她竟泣不成声。另一位销售总监黄飞(化名),是一直跟随在张鹏身边的小兄弟。“他是把我们领进门的人。”

“他在吹牛,在画饼,但让你感觉不到吹牛,这是他的水平。”据仲红介绍,灵鸟公司不少投资客户是员工和他们的亲戚朋友。“不是一个家庭,是整个家族。”所以公司崩盘后,很多员工根本没脸见人,不少人把房卖掉去还亲戚的钱。“因为当初发展客户曾经定下过任务。每个人要完成50个,完不成要扣钱,可以说是强制性的,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据仲红回忆,她是2016年七八月份进公司的,之前一直在进出口公司做会计,对投资并不了解。进了新公司也是做会计。后来才知道公司有1.7亿要还,当时也提出过离职。“他就一再向我承诺,我们总要赚回来,你要帮帮我。话说得很好。要关牢成本,不能乱花钱。但实际上什么都可以报销,听说他的别墅,首付款也是公司付的,我问过他,就是沉默。”

除了乱花钱,仲红对公司的经营模式提出过质疑。“我问他国家允许吗?他说法律还没有出来,违规不违法,行业公司都是这么做的。”后期公司投资红棠公寓,仲红又提出疑问,张磊告诉她,有了实业才可以做A轮,B轮等等。“他说我能融到资,就可以去还老百姓的钱。但是在亏损的情况下,他们还有分红,每个股东都分。很荒谬。”

相比仲红,令销售总监黄飞感慨的是张磊的口才。“他的饼越画越大。2017年4月很多销售要走,我们留下的原因,是因为他说平台还能卖2个亿。”

据黄飞介绍,刚跟张磊打工时是2013年底。当时是普通业务员,金融销售一点不懂。“他每天给我们培训,什么是P2P,什么是私募。一开始是做变相私募,牛市时候赚到钱了,熊市后没有响动了,赚的吐出去了。”

黄飞回忆,2015年最后一季度,张磊说要做正规的互联网金融,从腾讯挖了一批人。“正是因为挖了大公司的人,烧钱很厉害,公司的互联网团队200多人,150多人是程序员,仅此一项一年财务成本要将近6000万到一个亿。”

在黄飞看来,张磊很强势,而且习惯了“说一套做一套”:“投资人的钱进来后,其实根本没有直接进入对应的投资,张磊设立了一个‘超级账户’,相当于一个资金池。这里面的钱,到后期大概有七成以上都用在填补亏空上,还有他所谓的一些其他投资项目。”

黄飞印象最深的是公司宣布清盘的那天。“之前我们想,高管都不走,总觉得应该没有问题。到公司出事情的那一天,大家都很震惊,因为我们都问过他,没问题吧这么做?他说没问题,很自信,一切都在他掌握之内。”

事后才知道,很多都是谎言。“包括那辆奔驰AMGS65,他说是二手车,100多万,我们很相信,觉得很划算。”据黄飞回忆,张磊花钱一直大手大脚。“在上海应酬,花钱很厉害,一个晚上吃饭、KTV,跟杭州的富二代轮流买单。”

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探长曹阳:张磊于2016年创立灵鸟网络借贷平台,并先后开通官方网站、手机APP客户端等线上投资理财渠道,利用网络宣传导流、电话销售等方式,以5%到18%的年化收益为诱饵,对外销售各类理财产品。不到两年,灵鸟平台已非法募集资金共计人民币30多亿元。

一般来说,P2P的经营模式是点到点,平台本身不设立资金池,也不承诺保本付息,投资标的逾期后,由投资人承担损失风险,平台不能将新募集的投资款挪用于兑付逾期投资款。

灵鸟公司除了拿着投资人的钱去还欠账,实际操作也与告知投资人的并不相同,其整个运营模式就是“借新还旧”,将新投资人的钱用以偿还此前投资人的本息和旧债。加上公司控制人将大量资金转入个人账户用于挥霍,就在发布暂停兑付公告的当天,他的个人账户里还转入了380万元。

目前,国内接连崩盘的P2P、财富管理平台,普遍存在这种信息不透明。投资人不知道借款人拿钱去做什么项目、如何还钱;投资人也不知道平台有没有实际把钱借给借款人,容易发生卷款跑路。平台通过鼓吹虚高收益回报吸引投资人投钱,但实际根本找不到这么高回报的投资项目,进而演变成“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很多投资人像赌徒一样,盲目信任投资理财平台,只看到高回报,不去管背后风险;有些人就算知道风险,还幻想着自己是幸运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