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费 > 理财 > 正文

通洲保险代理股权挂牌转让 业绩亏损牌照却溢价

近日,蓝鲸保险注意到,西安交通大学将旗下西安交大通洲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洲保险代理”)股权挂牌转让,而这家保险代理公司,正面临营收微薄且亏损的状态。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保险代理机构业务多集中于车险,车险业务利润微薄或为亏损主因,尽管不乏机构向寿险业务延伸,但加大成本投入也是难以盈利的诱因。

尽管通洲保险代理存经营不善问题,但牌照定价依然有约5成溢价。事实上,近两年,在监管对于保险中介机构资金实力要求趋严,牌照批筹收紧的背景下,保险中介牌照价格持续走高,牌照价值高于机构经营的内涵价值。对此,业内人士呼吁,可提升准入门槛,并加快批筹速度,使牌照价格回归理性区间,同时细化中介监管标准,推动机构强化经营管理能力。

通洲保险代理遭股东挂牌转让

近日,西部产权交易所发布一项股权转让项目,西安交大教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交教育投资”),将其持有的通洲保险代理70%股权挂牌转让。信息披露日期从2018年12月10日截至2019年1月7日。

保险代理机构陷怪圈
保险代理机构陷怪圈

公开资料显示,通洲保险代理成立于2004年,经营范围为在陕西省行政辖区内代理销售保险产品、代理收取保险费、代理相关保险业务的损失查勘和理赔等,属地方性保险代理公司,注册资本200万。

目前,通洲保险代理,除70%股权由西交教育投资持有外,其余股权由5名自然人分别持有。最大股东西交教育投资,由西安交通大学通过西安交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间接全资持股,成立于2002年,经营范围涵盖教育产业及教育项目投资、物业管理、电子产品等多类。通洲保险代理目前董事长金锋,同时为西交教育投资董事。

西交教育投资旗下,除通洲保险代理外,还有两家子公司,陕西西交康桥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西安交大思源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归属于商务服务业与机动车、电子产品和日用产品修理业。而其股东西安交通大学业务布局则更为复杂,从资产投入情况来看,通洲保险代理在其业务版图中占比,并不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西交教育投资此次选择将通洲保险代理挂牌转让,或与后者目前经营情况并不乐观有关。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前9月,通洲保险代理营业收入仅有2.25万元,而净亏损达到15.33万元;目前资产总额为173.19万元,剔除6.35万元负债总额后,所有者权益为166.83万元,较2017年末减少约11万元。

此次交易挂牌底价定为183.8万元,意向受让方需缴纳55万元保证金,一旦交易完成,通洲保险代理的名称将进行变更,取消“西安交大”的冠名,相关高管也将同步调整。

保险代理机构陷盈利难窘境

“事实上,保险代理牌照被协议或挂牌转让并非单例,从2016年开始,保险代理牌照的转让就开始增多”,新一站保险网杨洋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究其原因,或主要来源于两方面。一是2016年,原保监会发布《关于做好保险专业中介业务许可工作的通知》,要求出资资金自有真实合法,注册资本实施托管。“早前,保险中介公司注册资本门槛较低,不少21世纪初注册的保险中介公司,实际上是壳公司,并未真正的介入经营,实收资本远未达到注册资本显示数额。要求出台后,不符合要求的中介公司,会考虑出售”,杨洋进一步解析道。

另一方面,则与机构自身经营情况相关。“营收有保障,且能够实现盈利的保险代理公司并不多,大多数处于亏损情况”,据华瑞保险销售有限公司西北管理中心总经理王立刚介绍。

据蓝鲸保险了解,目前大部分保险代理公司仍以车险业务为主,这一大环境下,车险业务的特性对保险代理公司的盈利情况产生直接影响。“目前,车险在中国属于微利险种,手续费透明,保险公司给代理公司提供的利润空间十分有限”,杨洋向蓝鲸保险分析称。

正是基于此,一部分保险代理公司选择拓展分支机构,提升议价能力;也有部分机构转道寿险,搭建寿险代理人队伍,“2018年这一趋势十分明显”,王立刚指出,殊途同归,保险代理公司均在加大投入成本。

由亏转盈难以在朝夕之间实现,需要保险代理公司付诸努力。从根源来讲,具有明确的战略定位和前期成本投入意识尤为关键。“在成立之初,投资者、经营者需要有长期经营的思路,明确前期需大量投入的情况,尤其是对于背后缺乏险企股东作为业务支撑的保险代理公司而言,需要明确差异化的业务定位与独到的业务来源”,王立刚建议称。

“在此前体下,发展一支专业、完善的代理人队伍尤为重要,这是保险代理公司提升议价能力,谋求利润空间的关键,尤其是对于正在将业务重点由产险转向寿险的机构而言”,王立刚进一步提出期待。

不仅如此,在杨洋看来,保险代理公司也需“苦炼内功”。“目前多数保险代理公司的内控管理‘简单粗暴’,呈现野蛮发展的状态,业务模式局限于赚产品差价,鲜少提升在业务发展中需要匹配的能力”。“事实上,这主要与监管部门对于保险中介的监管体系尚不完善有关,缺乏一套对于保险中介机构经营能力的审核标准”,有业内人士直言道。

牌照价值或陷入虚高旋涡

尽管保险代理公司整体正处于难以盈利的困境中,但在当前的准入机制中,保险代理牌照,依然“值钱”。以正在挂牌的通洲保险代理为例,按照其总资产计算,西交教育投资持有的70%股权价值约为121万元,而挂牌底价定为183.8万元,溢价约5成。

“近两年牌照转卖十分常见,价格走高趋势明显”,杨洋指出,“这主要与当前牌照相对稀缺,且近期牌照发放收紧有关,这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市场上对于牌照‘难拿’的认知”。

“另一方面,在目前互联网保险的风口中,诸多场景类、平台类互联网机构拟进行保险融合,产生了参与保险销售的需求,市场需求加大,进一步拉升了保险中介牌照的价值”,杨洋进一步分析称,“综上,使得牌照本身的价值,被炒作到凌驾于机构本身经营实力的价值。且当供需关系不平等的前提下,不乏牌照持有者选择‘囤货’,继续拉高牌照价格”。

苦心经营保险代理公司所实现的收益,不及进行简单的牌照倒卖,显然,并非良性市场行为。如何改变这一现状?在业内人士看来,还需监管出动。首先,从准入机制角度而言,王立刚分析称,提升准入门槛,让更多有实力的股东获取牌照、进入市场,有助于促进保险代理行业良性发展,“投资人需要意识到保险业并非‘赚快钱’的行业”。

王立刚期许道,“等银保监会正常履职后,可以在提升准入门槛的基础上提升批筹速度,只要企业达到要求,即可发放牌照,使保险代理机构的价值回归到由经营能力和内含价值决定,而非牌照价值”。入口调控,出口或也需打开,业内对于保险机构退出机制多有讨论。其中,不乏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表示,对于保险代理公司而言,退出机制的意义或暂难凸显。

“完善的退出机制,需要建立在市场成熟、规范的前提下,由企业的经营情况厘定”,杨洋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而从目前保险中介发展的情况来看,已有的退出行为,主要是当机构涉及到违规行为时,被强制注销”。

与此同时,“在退出机制中,放弃机构经营的投资者或应选择主动注销牌照,但在目前牌照价格炒热的环境下,放弃业务管理的投资者不需要去注销牌照,可以直接将牌照卖掉”,杨洋进一步指出。“只有当市场达到一定的饱和度,各路资本发现盲目进入保险中介市场后难以盈利,或才会出现主动‘注销’退出的行为”,王立刚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