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费 > 理财 > 正文

月入1万花销1千 年轻人为何不敢花钱了只因债务太重

物价越来越高,房价越来越高。年轻人的生活成本和生活压力也是节节攀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变成了负债一族,一些年轻人月入1万花销1千,因为负债所以不得不节省开支,负债,正在毁掉中国年轻人。

年轻人花销
年轻人花销

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老百姓似乎比从前更愿意消费了。然而,有这样一大群人,“月入一万,花销一千”。你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在现实生活中这绝不是个例。而这恰恰是当前许多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中国家庭的缩影。

为了生存,为了在一个城市有一个立足之地,为了给老婆孩子有一个温暖的家。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特别是80后90后,不得不身负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的债务。也因为这样的债务,被称为房奴。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房奴都是以贬义的形式存在的,而房奴本人的心酸只有自己知道。那一代的房奴,在最近5年,可谓彻底翻身了。作为新进房奴,自然也有心酸,但是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即使现在比较窘迫,也是值得的。因为负债,所以自己经常被警醒,被鞭策,不至于太安逸。

是什么原因让年轻人“节衣缩食”?

答案是:负债!

数据显示,参与负债的城市家庭中大部分都是年轻家庭,而30岁以下的年轻家庭的负债参与率与30岁~44岁中年人群的负债参与率接近,也远高于其他年龄群体。这也反映出,年轻人群已经成为负债一族的主要成员。

在大城市,诸多机会与巨大的发展空间,吸引着无数年轻人的涌入,但高额的房价让年轻人不得不背负起巨额的债务。现实的压力让一大群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还没来得及继续燃烧青春的激情,就早早地投身于买房大业之中,因为他们预期“如果现在不买,以后更买不起”,由此也背负了一身的长期巨额债务。

衡量居民负债情况,有一个业内熟知的指标叫居民杠杆率,用以表征居民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1996年中国居民杠杆率只有3%,2008年也仅为18%,但是自2008年以来居民杠杆率开始呈现迅速增长态势,短短六年间翻了一倍,达到36.4%。到了2017年二季度居民杠杆率已经高达47.4%,较之2008年激增了近30个百分点

更值得注意的是,此处的家庭债务只是统计了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中居民部门的信贷余额,而没有包括公积金贷款等其他渠道的家庭债务。如果将这些因素均考虑其中,我国居民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17年7月已经突破了53%。而在2007年的时候,我国居民部门的债务率还不足20%。美国居民部门债务率从20%提升到50%以上用了接近40年时间,而中国用了不到10年。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来自居民部门的负债往往不是几个月就能还清的,大多都要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房产按揭还款的期限一般为10年~30年)。

债务逼近收入,抑制居民消费水平

当然,中国居民部门负债率仍远低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70%以上的水平,距离85%的债务阈值更是相去甚远。然而,从债务收入比来看,事实恐怕不甚乐观。

所谓债务收入比,指的是家庭总债务和年收入的比值,相较于居民杠杆率这样的宏观指标,债务收入比更能衡量一个家庭的负担程度和家庭债务风险。

我国居民部门债务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从2007年时的不足35%,上涨至2017年8月的77.1%。并且,我国居民不仅仅向银行借贷,还会大量向父母、亲戚、朋友借款,而后者这种隐形负债是没有计算在内的。

这样的高负债率严重抑制了居民的消费水平。按照今天的居民负债程度,如果一个人每月可以支配的收入为10000元,那么他首先需要从中拿出7710元用于还债(如房贷),如此一来,剩下的2000多元钱才是他真实可供日常开支的收入。